Yul

If I should see you , after long year .
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s ,with silence.
——George Gordon Byron

2017年11月7日。深圳。多云。21摄氏度。


人不过是沧海一粟。


前几天跟飘零聊天的时候,她说,生命是没有界限的。但是人类却给自己的生命设定了分界。什么时候读书,什么时候工作,什么时候结婚生子。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生老病死。

忽然想起一句歌词——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我看那前方怎么也看不到岸。

         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晚上九点四十四分。三伏天的第二天,躺在凉席上依然觉得微热。这是一篇应该星期一写的随笔。

        这两个月总是要跑去龙华上课,来回分别是一个小时的车程,我总是会听着歌闭上眼睛假寐来避免晕车的状况。周一的时候,登录了个人QQ发现群里来了一位新主播,我忽然发现我不仅很久没有录制节目也很久没有收听节目了。于是,我下载了最近的几期节目,在归程一期一期收听。

    ...

       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天气晴。


       这两天在骤雨过后悄无声息地恢复到晴空万里,阳光甚至有些炽热,风平浪静得仿佛一切都只是错觉。


       最近只有听着班得瑞的曲子我才能较好地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在某个时刻,我忽然发现,自己最近强迫症又加重了。我的强迫症其实并不像是处女座,什么东西都要摆得整整齐齐,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很会收纳整理的人。只是某些细节的凸显,...

       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深圳。实时温度28摄氏度。


       今年开工以后,一直要处理许多乱七八糟的琐碎事情。而订单上总是有许多不可预知的意外。有时想到未来,想到近在咫尺的三十,心里更是有一种焦躁的不安。我会不断地想,难道三十岁以后还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吗?我又应该怎么在三十之前提高自己的能力改善自己的现状?同事觉得我仿佛过得很积极,但实际上我一直处在一种忙碌而焦虑的状态。...


       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多云。微风。17~10℃。


       上一篇日志,写于12月5日。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直到上大学后,才开始断了。今年决定重新拾起,但却是断断续续,从日记变成周记再变成月记。其实日子非常乏味,每日两点一线,面对的是同样的面孔,一样的事情,日复一日的重复似乎没什么值得日日纪念。但我努力地回想,似乎是因为繁杂的事情非常忙碌,累积的故事想要记叙,却因为厚度而懒得书写。可是断章总让人挠心,强迫症总觉着...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上午九点四十四分。多云。微风。十七至二十五摄氏度。

       最近似乎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繁冗得不想记录。好不容易准备续写日记,却发现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所谓的很多很多事情,究竟有些什么。

       大概是去年吧,同事发了一张另外两位同事牵手玩游戏的照片。大家才忽然发现,原来他们二人不管年龄还是性格都很般配,于是开始各种起哄撮合他们。不知道是...

      2016年9月22日。天气晴。


      前几天才剪的刘海,因为麻烦又梳了上去并用几个夹子固定。其实也许不仅是麻烦,更因为剪的不好看。


      上午文晓忽然发了条微信给我,她说,她今天看到自己的博客,发现高三那年写的东西太文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写出来的,后来想想是因为我。我很开心收到她的微信,毕竟是关系很好长得那么漂亮性格又好的同桌呀。我说我的博客也很久没有更新了,过去不是不怕别人看穿,而是巴不得...

       台风过境。对于生活的这个小区域来讲,并没有新闻里说的那么可怖。只是带来了一个晚上的大风,半日的大雨,还有持续的小雨和冰凉的空气。虽然心里希望它能够滞留得久一些。

       2016年3月21日。深圳。阴天,微风,偶有中雨。

       上周天气回潮,湿漉漉的地板与窗户,阳台上晾不干的衣服,前台变得湿润的快递单,都在散发着一种潮湿的气味,打击着想要热情洋溢阳光向上的情绪。

       总是晚睡,睡眠的不足、渐浓的黑眼圈总让人心生疲惫,懒懒散散。

       开年以后,一直都...

白发

        2016年3月1日。深圳。周二。天气晴。

       早上在茶水间安静地洗手的时候,抬起头看看镜子,却整个人僵住,惊愕地发现自己长了两根白发。或者说,发梢往上三分之二是棕褐色,新长出发根往下三分之一是白色。想着,许是最近焦虑疲惫的心情在作祟吧。

       看着渐变的部分,我的内心莫名地有些恐慌。才真切地意识到,我正走在奔三的道路上,也正在奔向苍老。内心始终住着一...

love

想起了曾经在沙面参加过一场婚礼。圣洁的合唱。依稀记得,屏幕显示着《圣经》中关于爱的描绘。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永不止息。


终于有机会将唯一的隐瞒全盘托出。才发现,人生如戏,果是真言。

       最近的天气反反复复,时雨时晴,寒暖交替。

       不可避免地被卷入感冒的潮流,在周末两天的鼻塞以后,蔓延至喉咙痛。给自己下了一剂猛药,咬咬牙放了两颗酿了许久的酸梅,喝了一天的酸梅水终于将近痊愈。

       可是人啊,骨子里总是有一些明知故犯的基因。我们明明知道,有的事情不能做,有的东西不能触碰,有的人不能念想,但却还是会放纵自己。...


       今天打开Lofter的时候,看到首页的推荐中有一句话是:我曾到过仙境,无以描绘,但是铭记在心。

      想写些什么,又羞于面对自己的内心。把所有的情绪按捺下去,不要玻璃心了,不要敏感了,还是听歌吧。

       2014年12月20日。星期六。多云。微风。

       今日的日光很温暖,暖意从心脏直达指尖。

       在很小的时候,对长发有一种天生的执着。总觉得有着如瀑般墨色长发弹着古筝的女子很美。而今天还没想好就直接拿起钥匙出门了。

       将即将长至腰间的长发剪至锁骨下两厘米左右,染了深棕色。坐在靠近...

       这两天偶有小雨。秋风起,带来些萧瑟气息。但其实在这个经纬并不能非常清楚地感觉到季节的变迁,只能靠不断逼近的年末转瞬即逝的月份清楚的回忆和变化缓慢的气温来感受时间的流逝。但连气温,在到达这里的时候似乎也会下意识地放慢脚步。

       已经很久没有追剧了,总觉得追剧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就像恋人间的约会,日盼夜盼终于迎来约会的日子,但相处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于是,你又得日复一日继续地等待。

       因为朴世荣才看了周末剧《心情好的日子》。一开始只看朴世荣的部分,但是后面慢慢地变成一整集完整地看完。这部剧的收视率似乎并不高,但却很真实,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跌宕起伏各种反差,只是平凡的生活。每个角色都很鲜活。...


       2014年7月7日。

       明明做PI的时候都懂得写成七月,而在写下这个日期的时候,反而习惯性地写了六月。

       几天的暴晒闷热,在今天上午终于给了我们一个喘息的机会。天色暗得像夜晚,雷鸣电闪,我忽然想起了这首歌。当然,只是想起歌而已。

       对于喜欢的人,千里迢迢跋山涉水也愿去赴约。...

       2014年6月17日。

       中午,他跟我说,他恋爱了。

       我愣了一下,心里却很平静。八卦心开始骚动,想问些什么,又想到了我们的关系,最后全咽下去只说了一声,恭喜啦。他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说谢谢。

       原来,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吗。...


       出生一个月后就跟着奶奶回到了老家,但没有跟一般农村的孩子一样在田野里奔跑自由奔放的天性。那个时候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拥有很多的玩具。在慢慢地懂事了以后,有时也会渴望跟其他孩子一起四处游玩,将笑声放肆渲染,但奶奶总是重复着对我说读书的重要性。于是我总是坐在客厅的门槛上,看着前方关着的铁门,乖顺地把三字经从头到尾地背一遍,认真地学习。也从来没有想过反抗。也许是因为封闭的生活加上天性,自己总是很内向。

       那个时候一位姐姐在村里成立了一个启...

       2014年6月6日晚,冷白光线照亮了房间,翻出一直被冷藏的拼图静下心一点一点拼凑,专注得窗外的车水马龙可以完全忽略。一边找合适的图块,一边哼着歌。安静平和的心静。莫名地想起陈珊妮的《情歌》,曾经有段时间一直循环的歌曲。再莫名地想起了罗茜,那个内敛坚韧执着的女子。

       在飘零同学的极力推荐下,认真看完了《前任攻略》。电影结束,主角的情感纠纷也在慢慢地模糊渐次远离,而这个镜头不是很多却打动人心的女子的形象却越发清晰。用最灿烂的年华最恣然的青春坚...

       2014年5月28日。晚上十一点三十四分。

       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很偏爱安静的曲调,最常听的是钢琴曲和偏灰色色调的风格。喜欢的曲风也比较单一。不喜欢吵闹,不喜欢摇滚。不喜欢太过吵的金属风。

       后来,因着一些原因,开始接触一些爵士乐,然后就慢慢地接受更多的风格。在许多的事情之后,在心态的转变之后,或者说,在自己变得浮躁了以后,在自己开始摒弃一些负能量以后,开始...

木棉·回首延迟<2010.3.22>

【想过很久Lofter上第一篇文字应该写些什么,但一直没有答案。今日,在翻阅以前的日志时看到了一篇四年前为一位老师写的日志,恰逢又是木棉花开之际,就移过来以表纪念吧。】


       窗外的景物随着车道的绵延急促掠过。一片突兀的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撞至视网膜后迅速逃离,却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记忆仿佛被有序地折叠,摆放,又轻易地被那片红抽出。

       十年前那滚烫鲜艳而灼目的红,肆无忌惮地燃烧了所有的枝干。虬枝宛如老人褶皱的手,却迸发出一股无...

© Yul | Powered by LOFTER